您的位置:首頁>> 歷代書法>> 明朝>> 董其昌《行書信札卷》正文

董其昌《行書信札卷》

作者:董其昌 書體:行書

董其昌《行書信札卷》

董其昌《行書信札》卷,明,紙本,行書,縱27.5cm,橫274cm,北京故宮博物院藏。

此卷有鑒藏印“廷”“燦”。

此為董其昌所書五通信札,分別致“臺駕”、“老親家”、“老親翁”,并未確指受信者名號,據信札語氣推測,或是寫給同一人的。除通常問候、致謝等語句之外,札中還談及多方面內容,既有議論國事的,也有談及家事的。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每通均談及書畫鑒賞與收藏,涉及巨然、李成、趙大年、趙孟頫、倪瓚、吳鎮、姚綬等家,可知董其昌此時應是鄉居多暇,以書畫自遣,且受信人亦為精于書畫鑒賞之道者,故往來書信多有談及。這些書札對考察董氏生平事跡和書畫活動具有一定價值。其中趙孟頫的洞庭東山圖至今存世。

從書法風格看,筆畫成熟精到,秀逸天然,但各札間又略有變化,這或許是書寫時間略有間隔所致。

董其昌《行書信札卷》

釋文:

九月至今缺然音問,每傳臺駕非久即過敝郡,所以延頸甚久。今逼歲除,知相晤以春為期矣。祁直指見示考卷,讀至尊舅長公雄筆灼然,文肅正傳,豈邇來習氣自豪者所敢望。丙歲首掄可必矣。預賀預賀。近有一僧自歙來,以趙吳興畫卷及迂翁畫軸至,將購于不佞昌,適為卜地鄉行,不相值,遂復將去,似亦來春一賞心事也。蘇考臺更在何時,聞司理復來,亦一奇事。廟堂自驅逐。丹陽之解別無料理,又不知察典能厭人意若何也。不腆節敬幸,恕輏褻。

嘉平廿四,其昌頓首頓首。左沖。


不佞昌行時承老親家沖寒遠出,取祖金昌,厚貺華觴,寵行殷篤,非道義骨肉之愛何以有此。初謂朱陽呂城之間每歲筑壩,欲及其未筑時催榜,乃舟抵晉陵,傳檄起工者,已信宿,直逼歲除方始通涂。間關水陸發軔先愁,而東牟兵變見告,不勝猶豫,悔之無及。后有北來官舫,乘流而下,知流澌已盡,亂承蹈海,料非履險,既展不縮。今日已至夏鎮,相望迢遙。小仆擬于濟上發歸一二,恐布謝猶遲,因張丈歸舟,附此奉許,冀慰老親家相念也。今秋老親家來路即是不佞歸路,佇望佇望。聞程氏書畫俱在蘇城,求沽亦頗通融,就中方冊廿幅三百,大冊廿二幅六百,皆不佞昌所藏。方冊有大年二幅,可稱神品;大冊即李營丘設色山與子昂洞庭兩山,真跡神品,海內罕見。倘在蹤跡,幸裁酌收之,何如何如。小兒久失學,今年得師,或不至負老親翁至愛耳。余有嗣布。

二月望。其昌頓首頓首。


烽火告急,民訛繁興。頃有言崇明被劫者,而道尊又將以援兵入都,頗訝。婁江一時無后備,正欲遣力詢老親翁與諸大夫何以為地方計。昨又聞崇明語為虛傳,是以暫止,乃手教先之矣。京師即未必有不測,但主上顧兩班大臣誰足分憂者。倘賊后光長驅,何以應之。當危急存亡之時而尚口養交執,國命如故,恐九廟有靈,必不相逭也。梅道人畫亦疑,其長樹欠力,似姚公綬筆,或臨巨然粉本,故少氣耳。不能避尊鑒。敬服敬服。瀟湘圖何以輒歸,新裝大軸附覽。每每向眉公云,屢拜厚貺,而敝里一無佳產可以奉報百一。茲又辱種種分甘,且京兒過損金玉之惠,舉家慚感,先此布謝。不一。

十八日,其昌頓首頓首。左沖。


其昌欲過謝老親翁種種隆施,以先往海邑為亡兒分家事,滯留數日。知玉趾臨敝城,復不得掃徑,為交臂之失,罪罪。今年秋暑異常,名園瀟灑,涼飔入坐,可洗多年邸居塵沙,受用。聞之徐滄老廿四日當見訪,蓬蒿仰見隆情,一月之中,兩勤命駕,感極感極。乃有隱情欲布者,敝郡有士夫兩家之閧,雖絕不與事者無所不疑。茲適郡伯蒞任,偵探甚嚴。不佞昌謝病不出以侍其自定,所謂無過亂門,容八月顓造也。因茶僧以聞,幸秘之。復得畫冊十余,方令人裝潢以待賞鑒。不一。

十九日,其昌頓首頓首。左沖。


出門來,中途聞已拜厚貺,昨又饕盛筵,可勝感悚。朝來當再造謝為別。乃中夜鳴榔,陳人多畏,每以酒脫自適耳。小兒京自七月面試,三六九皆作二篇,頃縣試未冠題,令擬一首,雖單薄無華,未至荒澀,呈老親家覽之,以慰厚望于萬一耳。直指公有開門畢事確期,幸賜見報,不知可更致書申重昨語并忬感悰否。此公似流利又甚誠直。昨年在京師以一寒族貧生贊譽,乃于失科舉時向甘公牢薦,竟蒙收入闈。昨又語及,大是存記,浙中鮮此等友朋也。陳丈所臨冊葉果速肖,若倪迂一冊在四幅一卷中者,未及入全冊,幸借一觀,若已入全冊,則裝潢嚴重,小仆不能將,亦恐路難,容以異日圖之,勿復誤事。

其昌頓首頓首。左沖。書成適小仆無便舟,敬附□卿使者以上。

(撰稿人:華寧)
1   2  3  4  5 下一頁 尾 頁 全文

2019-5-16 12:43:44

標簽:董其昌 行書 信札 

董其昌的相關書法作品:

關注詞典網微信公眾號:icidian,回復:董其昌書法,可方便查詢:

相關文章:

評論

loading 評論加載中...
電腦版 歷代書法 回到頂部↑
詞典網 CiDianWang.com 閩ICP備09044667號
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10分钟